銅鑼灣波斯富街一間工業大廈的三樓,有一間跟我想像中有點不同、也有點相近的性商店。我這個無甚性經驗的孤家寡人,報名參加性商店一晚遊,說到底,人始終是好色的。

香港人依然保守,大概很少人敢向親友坦言 :「是的,我平時用開性玩具。」主流社會對於性玩具的看法,或許是「縱慾」、「不正經」這一串負面標籤,然而隱身於舊式工廈的這間性玩具店,倒是一片窗明几淨,燈光柔媚得富有情調,輔以潔淨的木地板,這格局說是cafe也像。

廿多個參加性商店一晚遊的人席地而坐,聽年輕爽朗的女店員講解一項項性商品的用法,不似講座,不過也有點性教育的影子。我學會避孕套的潤滑劑原來不能夠是水溶性的、凡士林這類油性潤滑劑會導致避孕套破裂。女性最易達到高潮的方式是刺激陰蒂,這是意料之內,但原來要利用G點達到高潮,最長竟可花上十至二十分鐘不等,使人咋舌。

柔和如家居的氣氛,陳列出琳瑯滿目的性玩具,實在不予人一絲淫邪感覺,這不止因為商品潔淨,更因那份精緻、以至是華麗,加上不少玩具擁有奇異的外形,驟眼一看甚至猜不著那是性玩具。

最引人著目的,自然不是一件件形狀各異的假陽具、震蛋,而是放置於幾層高的玻璃櫃內、那一件件華美如首飾的性玩具,每件均是精品 : 長若拇指,如淚滴形狀的不鏽鋼肛塞,底部是一塊圓形水晶,這件東西若用於健美的人體,定是一件活生生的藝術品。亦有用於前列腺的不鏽鋼假陽具,店員介紹說,不鏽鋼的好處不止在於容易清洗,因其重量能持續按壓敏感點,更易製造快感。

20xbtwt

另一件是比中指稍長的金屬幼條,牽著一根細長的銀鏈,看著像吊墜,卻是震動器,大概便於隨身攜帶?性玩具我沒用過,但經店員今晚介紹後,我對性玩具的印象不是色情,也非獵奇,而是兩個字 :「體貼」。

性玩具的設計與巧思,可謂獨到又刁鑽,我幻想設計這些玩具的人,也許不止是為了賺錢,可能更是從個人、情人的需要出發,設計出那一件件私密而又使人拜服的商品。我看見一個約手心大、呈近於圓環的深藍色東西,那環中間有一道狹長的中空處,大約是一個把手位。最初看見這東西,我和友人完全猜不出它的用途,經店員講解後,原來是一個具有震動功能的女性自慰器,巧妙的是那個環的外側有一顆微凹凸的小珠呈打圈狀轉動,就是為了模擬舌頭在陰核上打轉的效果。我想起在AV看見的口交情節,一般是男優伏在女性腿間,以舌頭在那私密的地方大肆舔弄,沒技巧、更無溫柔可言,旨在製造煽情的水聲,我卻從來沒想過竟然要以舌尖在那地方輕巧地打圈。

SM用具區那邊,除了傳統的手銬,還有許多我說不出名目的東西。其中一個類似打掃用的塵拂,膠柄上是一束皮條,打在皮膚上並不痛,大抵只能留一些紅痕。另外幾件有的像藤條、有的像令牌,均是皮製的,上下兩面的物料不同,總是其中一面有軟墊,另一面則有硬板,不免令我浮想翩翩 : SM,聽起來是支配與臣服的關係,但用具剛柔並兼,興許一時以堅硬的那邊打得受虐的一方疼痛了,再用柔軟那邊安撫,收放之間,既暴虐又溫柔,痛楚與快感難以分離,極盡纏綿。

我發覺自己身為女人,卻並不十分了解女人的需要。反而因常看耽美(又或稱「BL」,Boys’ Love),講到男性肛交、前列腺等,倒有點熟悉。耽美中的性愛很誇張,即使我是個女人、無法親身驗證,但也覺得一些描述是荒謬得好笑——這當然因為不少書寫耽美的女作者自己也沒多少性經驗——例如將菱角、倉鼠,甚至是蛇,塞入男人的肛門 ; 將肛門寫成可以自動分泌愛液,像女性的私處一樣 ; 所謂「擴張」的過程就是以兩至三根手指伸進去插幾下,就上正場了。

店內用於男性肛交的東西可真不少 : 以玻璃或以不鏽鋼製的長條,兩端粗幼各異,其實我心底有個疑問 : 看耽美小說時看過一個情節,一個男人把玻璃製的假陽具放入另一人的肛門,然後說由於玻璃是通透的,就能藉著那管道看見那男人的內部——由於這個問題太刁鑽,我就沒問了。有的則是串珠形狀,由小如葡萄到粗得只比雞蛋略小。有一個形狀古怪得難以描述的東西, 大概是一根短柄,再加上兩塊凸出來、大小各異的長條狀物體,形態像樹椏,原來將其中一端插入肛門後,另一端剛好可以頂著會陰,帶來更大刺激。

就算我沒有男性的性器官,光想像也覺銷魂。有在場的聽眾未必知道只有男性能感受前列腺快感,女性進行肛交則不會有這快感,一個男聽眾大聲說 :「那豈不是很可惜!」頓時哄堂大笑。

昨晚我在店內試用過一種性商品 : 那是一款可食用的按摩油,滴在手背,往皮膚吹一口氣,那按摩油立時變得暖熱,在冬天時用,或許比暖蛋更妙,若細思要滴在身體上哪一個部位,亦惹人綺思不斷。

有些性玩具的形狀看來真的太不像性玩具,其中一件震蛋是呈立體的長葉形狀,大概放入陰道或肛門也可,只是這東西無法讓人聯想到一般圓柱形的假陽具。店員說,有些性商品是刻意設計得不像性玩具,一些來自保守、回教國家的人想用性玩具,但憂心帶回國時無法入境,就需要以此掩人耳目。

食色性也,但性這回事,有時無法光明正大地言說,一切於幽閉的夜幕下偷偷摸摸地進行,見不得光。偷,固然是有種快感 : 不能外道的樂趣,隱瞞著身邊所有人,自己暗暗享受,但又苦在壓抑,無法坦承。

這些性商品細微得足以照顧任何一個腌臢的顧客,其實不應該用「腌臢」來形容 : 世界上只有一個「我」,一般人的身體看起來可能都差不多,但有太多不可能一致的地方 : 或者你的G點跟我的G點位置差了幾毫米,你覺得有感覺的地方,在我看來可能匪夷所思,來自「午夜藍」的女員工分享一件趣事,有性工作者分享,曾有客人付他一千元,不是要求做愛,卻是要求對方踩爆一個計數機,光是看這畫面那客人就到達高潮。

我以往頗排斥性玩具,總覺得性應該是兩個人的事,若以工具達到高潮,像一件空虛之極的事,是單純的洩慾。算是去性商品店見識過後,反而感覺到這些性玩具對於不同人的需要,可謂照顧入微,甚至是細微得讓人羞於啟齒,一些刺激敏感點的地方甚至讓我意想不到,想像其他人使用這些性玩具時,會否因為那種滿足的快感與妥貼,而感覺到絲絲溫柔、好似自己的身體備受呵護?

我不知道。 或者每一件性商品之所以被設計出來,最終僅有極少數的人願意成為它的主人。這樣一想,又好似不止是買與賣的商品交易,而是一場尋覓、相遇的緣分。

原文:http://www.inmediahk.net/node/1036998